• 图纸下载
  • 专业文献
  • 行业资料
  • 教育专区
  • 应用文书
  • 生活休闲
  • 杂文文章
  • 音乐视听
  • 范文大全
  • 作文大全
  • 创业致富
  • 当前位置: 第一文档网 > 专业文献 > 正文

    [走进乡村代课教师] 2020代课教师全部转正

    时间:2019-01-06 04:29:55 来源:第一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第一文档网手机站

      执教鞭的岁月将一去不复返,代课教师留下的背影在斜阳里拉下长长的投影,投影在乡村中国30年的记忆中。离去,是惆怅而无奈的。而面对中国这一庞大的百万群体,他们的悲欢,谁来记述?
      
      多年以前,文山州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,为了满足农村教育的需要,在当地招了数千的代课教师充当教员,随着岁月的流逝,很多人已青春不在。
      从2006年开始,按照国家教育部的要求,全国44.8万代课教师被大量清退。在今年以前,文山州属8个县的代课教师清退工作已经完成了5个县,余下的广南、丘北、砚山等3个县的代课教师,将在今年下半年前全部完成清退。这就意味着,将有数百为教育事业默默奉献青春的编外老师们.不得不放下教鞭。离开讲台。
      近日,记者走近这群庞大的群体,记录他们的生活,关注他们离去的命运。
      
      青丝变白发
      
      秋天的骄阳把一缕缕金光撒在平远坝子上,这个称为文山州最大的坝子迎来了又一个丰收之年,农民们正忙着收割地里的苞谷、辣椒。然而,对于代课教师们来说,这又是一个酸涩之年,按照文山教育局通知,今年凡是考试通不过的代课教师一律清退。
      9月份,考试成绩公布后,有着31年数龄的普友春一直在忐忑不安中度过,他考试没有通过,意味着也在清退之列。9月23日,担忧终于变成了现实.学校通知正在上课的他,“以后就不用来了”。
      “我当时脑壳‘轰’的一下,精神恍惚地向几百米的家中走。”普友春说,“当时感到快支持不住了,只想回家休息。”
      当他迈进家门时,他妻子正在拾苞谷,在得知他被清退的消息后哭道:“你的家在学校里,以后都不用回来了。”普友春走出家门,徘徊在村道上,当时感到像“游魂”一样。
      在被清退的代课教师中,普友春算教龄比较长的一位,如今额头上已见丝丝白发。现年50多岁的普友春,于1978年加入到代课教师行列,先在砚山县平原镇大白户村完小任教5年,1984年9月调大白户村委会南斗小学任教,一直干到被清退之前。刚从教那时,他高中毕业,正值青春年少,可谓村里的“秀才”。在当地政府的动员下成为了一名代课教师。在大白户村完小任教的5年中,一直从事“复式”教学。所谓的“复式”教学,就是一个班上有两个年级,学生坐成两排同时上课,黑板被分割成两块,这边讲学,那边就作复习,周而往复。
      离开了大自户村完小,回到南斗小学任教时,由于老校舍已经残破不堪,在村领导的支持下,在村子前方的一小山坡上,谋划建新南斗小学。当时举全村之力,每家每户捐70元、70个土基,开山、挖土奋战了3个月建起了校舍。为解决课桌问题,普友春和村民一道,把伐来的树木用牛车运到离村10公里外的平远街上,加工成木板后,请本村的木匠加工而成。
      在2000年修学校围墙时,普友春专门买了一张牛车,从平远街上运沙石、水泥。由于路面崎岖不平,在一次运送过程中,把车子报废了,回来后和妻子吵了一架,几天不讲话。在修围墙、建学校大门的几个月里,请来的包工队就住在普友春家,不但没有补助伙食费,临走时,工头还向他家借了200元钱,至今未还,这200元钱,相当于他当时1个半月的工资。
      据统计,一起被清退的代课教师,砚山县有300多人,广南县100多人.丘北县80多人。
      
      希望的“肥皂泡”
      
      在普友春从教的31年里,工资从每月84元涨到105元、15元、22元,一直到清退前的132元。比他小几茬的公办教师,工资已经涨到了2000元.是他的工资的15倍多。同样,莲花塘小学的刘自英老师.当了代课教师34年,清退前也只拿到每月132元。
      在她从教的岁月里,她和普友春一样,相信政府一定会考虑他们的付出。不断写信期望能给予转正,但都毫无音信,现在转正的希望已化为了泡影。
      在普友春教过的学生中,有的已经成为了老板、局长,本村有的三代人都是他的学生。如今,家里的4个孩子,由于没钱读书,已经有3个回家种地,还借了几千元的外债。清退回来后,孩子抱怨。有时整天不和他说话,还常常和妻子吵架。
      在整个南斗村,几乎所有人家都建起了砖房.而普友春家的房子依然是几十年前的土基房。家里96岁的老父亲,边摘花生边抱怨说:“在村里,钩一泡牛屎都可卖几角钱,你就像头犟牛一样,好话不听,就为那点钱干了几十年,报应呀!”
      在离南斗村两公里远的双塘子小学,被公认为全县最优秀的教师之一的陶家俭老师,他是普友春老师的学生,从教18年,多次获奖,因教学业绩突出,1996年被砚山县委政府评为全县优秀教师,2003年被平原镇政府评为优秀教师,但因考试未获通过,2008年被清退,后因学校师资缺乏,又返聘回校。干了一年,觉得没什么意思,便退了回来。
      他如今整天忙于收苞谷,弄得灰头土脸,全然没有过去为人师表的样子。谈到教书的经历,这个30多岁的汉子潸然泪下。
      
      最艰苦的地方,代课教师就上
      
      在离南斗村十多公里的深山中,有一个名叫阿么觅的地方,道路都是两米多宽的黄土路,一会儿上山,一会儿下坡,车子过后尘土飞扬,在雨天无法通行。代课教师李国勤在这里一果就是8年,另一个代课教师周龙呆了3年。李国勤有18年教龄,周龙9年。
      记者到达阿么觅小学时已经是下午3时.学生正在上体育课,两个年级共25名学生,站成两排。见到陌生人的到来,一个个学生默默地低着头。
      其实,所谓的体育谋,不过是在教室外面做做操,仰卧起坐什么的.操场没有打水泥地板,长满了青草。周围没有围墙。目前全校共有一、二年级。一个班,一师一校.实行“复式”教学。到了三年级后,学生将到距离十几公里远的木瓜铺完小上课,全部寄宿。
      现今的教师代文威是本村人,属于公办教师,月工资2200元。学生都来自附近的几个苗族村寨。李国勤与周龙在时,共有四个年级,80多个学生,两个班,一人教两个年级,全部为“复式”教学,到了五年级后,学生再到木瓜铺就读。
      “在一个教室里上两个年级的课,一会儿教一年级,一会儿教二年级,并不轻松。”代文成说。
      据了解,有的代课教师还从事过“三复式”教学,也就是一个班三个年级一起上课。据周龙介绍,阿么觅还不算最为偏远的地方,最偏远的小学,要再翻几个山头,车路不通。周龙自从被清退后,20多天来,只回过三次家,怕回家遭老婆责骂,心里难受。
      作为代课教师,他们所得到的与同为一个校园里的教书匠,因身份的迥异,待遇千差万别。像普友春老师.每月132元,一拿就20年,再也没有加过。而同样每周上30节课的公办教师,薪水往往是代课教师的数倍甚至十几倍,一年还可拿13个月的工资,而代课教师,不但没有这样特殊的待遇,在学生放假期间,一分钱也没有,代课老师们自嘲为“世界上最廉价的劳动力。”
      这些被清退的代课教师,多数年纪已过中年,上有父母,下有妻儿,微薄的薪水根本支撑不起家庭的开销,更谈不上对家庭的帮助和支持。
      在2000年初,根据教育部门的要求,大多数代课教师利用假期到了本县的进修学校或州师专学习,通过考试,取得了《小学教师资格证》、《普通话水平测试等级证书》等证。为取得这些证,每名代课教师吃住花销连同学费.共用去了四五千元。在砚山县代课,有证的,工资涨到每月240元,无证的每月132元。而邱北县,有证的,可拿到300元。如今被清退回家,所有证书形同废纸。
      事实上,从1995年后,云南省有关部门多次调整和规定了劳动者的最低工资标准。与此同时,文山州也作出了相应的规定。比如说,按其规定,砚山、丘北县在2004年最低工资标准为每月350元,到了2008年,最低工作调整到每月520元,但些规定几乎没有在代课教师身上兑现。比起砚山来,丘北的代课教师待遇稍好一点,月薪可拿到300元,清退时,还对每位代课教师给予3600元的清退费。但至今没人去领。
      文山州教育局政治部黄主任说.这三县的代课教师的情况我们很了解,充满同情,但根据教育部有关规定,凡进必考.他们通不过考试,我们也没有办法帮其转正,虽然各地的财力有限,但当地政府一定会力所能及为他们解决难题。
      据悉,三县政府有关部门正在研究代课教师清退补偿、安置措施,耳前还未出台相关方案

    • 生活居家
    • 情感人生
    • 社会财经
    • 文化
    • 职场
    • 教育
    • 电脑上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