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图纸下载
  • 专业文献
  • 行业资料
  • 教育专区
  • 应用文书
  • 生活休闲
  • 杂文文章
  • 音乐视听
  • 范文大全
  • 作文大全
  • 创业致富
  • 当前位置: 第一文档网 > 创业致富 > 正文

    [爱的画廊]爱猫画廊

    时间:2018-12-28 04:48:31 来源:第一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第一文档网手机站

      在海外的画家中,能够做到名利双收、衣锦还乡的很少,在注册的名单里只有三个人,他们分别是:赵元、陈逸飞和丁绍光。   曾经有过一个传说:洛杉矶的比佛利山庄有一栋豪宅出售,最后的竞购者是两个人,一个是美国前总统里根,一个是中国画家丁绍光。豪宅最后的主人是丁绍光。
      丁绍光把豪宅做成画室,他喜欢大画室。丁绍光在豪宅中做的第一幅画是《艺术女神》。这幅画是上海大剧院订购的。
      剧院是一个公共客厅,熙熙攘攘,人来人往,处于正门的这幅壁画必须承载无数目光的审视。
      画纸铺在地上,丁绍光趴在画纸上,像蜗牛一样。
      两个星期,丁绍光不剃须,不接电话,他就这样一直趴着,滴水不进。母亲为他熬粥。熬完粥,母亲点一炷香,祈愿儿子能够顺顺利利地完成这幅巨作。画室很静,像戏散以后的剧场。在光的诱惑下,丁绍光把艺术女神的皮肤漆成蓝色,很浅的一种蓝,就像皮肤底下隐约的血管。
      多少年了,丁绍光一直偏爱着蓝色。蓝色里,隐忍着种种眼泪,种种忧郁,种种的对女人的缠绵。
      但丁的《炼狱》篇中,有个女人叫碧娅,碧娅被囚禁在古堡中。
      丁绍光的碧娅在西双版纳的竹楼里,名字叫玉娟。
      玉娟遇见丁绍光的时候是17岁。17岁的玉娟是百合也是玫瑰――纤细的腰,颀长的手臂,宁静的面容,有纯净也有冶艳。到了晚上,玉娟拔下簪子,散开了她的头发,头发又浓又长,像瀑布流遍了丁绍光的全身。丁绍光拿起了画笔,他的画笔勾破了玉娟的每一寸肌肤。在玉娟面前,丁绍光魂牵梦绕,不能自已。
      所有积淀着青春的欲念,全部掉进了玉娟的黑色的发海里。丁绍光像少年维特那样发了狂,他心里只一个念头:爱你。娶你。
      实习结束了,丁绍光要回去了。那天,暮色是淡紫色的水纹,空气中飘荡着花气,玉娟的手叠着摆在膝盖上,头发裙子缠在一起。万物默默地在蜕变,玉娟的眼神凝聚成了许多许多的期待。从今往后,她没有什么事可做了,她只有等待。
      爱情无可救药,惟一的良方就是越陷越深。
      丁绍光终于盼到了毕业,他要求去西双版纳。但是,他的请求没有批准。以后的事情就是命运作弄人了。丁绍光对玉娟说:我爱你,却只能画你。
      丁绍光的画笔下只有一个女人,那就是17岁的玉娟。玉娟是丁绍光的蒙娜丽莎,丁绍光用金用银用重彩去描绘玉娟。在为联合国所作的《美丽的梦》中,玉娟变成了母亲,玉娟永恒了,她成了丁绍光画布上的不朽的女人。
      丁绍光声誉一天一天成长,玉娟一天一天韶华逝去。有一次,丁绍光从美国回来,去了熏染过他生命底色的西双版纳,他想探访他的青春,他想再看一看玉娟。玉娟躲着不见。年龄是女人的哀愁,艰辛的日子早已把玉娟刻画成了一个女人――没有了纤细的腰肢,没有了颀长的手臂,没有了月亮一样的脸庞、星星一般的眸子。长发还在,只是不再是丝线万缕了――于是丁绍光能画她不能再爱她了。他的玉娟越漂越远了,像是一个梦,可以想起,但是拽不回来了。
      玉娟病了,丁绍光寄去了钱,不是旧情重燃,是道义和责任。
      尘缘是无尽的,丁绍光的生命中自然会有其他的女人。一次,人们发现,在不变的玉娟形体中,女人的眼睛变了,不是漆黑的瞳仁,而是蓝色的了。
      丁绍光说,是的是的,这双眼睛是一位伊朗女孩的。
      这个伊朗女孩曾经是丁绍光的学生,后来是丁绍光的情人,他们的感情很深,简言之,是相依相吸。但是伊朗女孩犯了一个错误,一个任何女人都会犯的错误――她以为爱是可以占有的。
      爱一旦被占有,立即就变质了。
      他们彼此走开,只留下了蓝眼睛。
      丁绍光感叹:品味成功的代价很大,就像爱。
      晓平摘自文汇出版社《上海闲女》

    • 生活居家
    • 情感人生
    • 社会财经
    • 文化
    • 职场
    • 教育
    • 电脑上网